These page require the use of JavaScript. Please enable JavaScript in your browser. 1227新聞稿:電影《後來的我們》勝訴 片方將另行起訴維權 法律始終捍衛原創精神 判例或成為影視行業維權新標準
星光大道【Star Boulevard】
今天日期:
回首頁 最新消息 強檔新片 影片搜尋 戲院資訊 贈票活動 星光報米花  蒞臨本站人次:Starblvd Website Hit Counter
最新消息
1227新聞稿:電影《後來的我們》勝訴 片方將另行起訴維權 法律始終捍衛原創精神 判例或成為影視行業維權新標準
發稿日期:2019-12-30 / 感謝:甲上 提供資料

2019年初,電影《後來的我們》片方被武漢光亞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武漢光亞」)告上法庭,後者稱前者「著作權侵權並構成不正當競爭」——這個引起廣泛關注的訴訟案終於有結果了。《後來的我們》官方微博發佈消息稱,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認定《後來的我們》片方(即被告方)勝訴,原告方所述控告均不成立,予以駁回,隨後湖北省高級法院終審裁定維持原判,而此次產生的訴訟費用也由原告方承擔。

《後來的我們》片方隨後還表示,對方明知其訴請無理,仍然濫用訴權,並且在法院尚未判決的情況下多次以不實消息詆毀電影《後來的我們》的原創性,「碰瓷」本片,對本片主創名譽造成嚴重影響,片方將對相關人提起訴訟,通過法律程式追究對方侵犯名譽權的法律責任。這次判決也證明,法律對於原創的支持和保護力度愈發加強,影視行業的著作糾紛或將有例可依。

 《後來的我們》遭遇網路「碰瓷」

《後來的我們》是劉若英的電影導演處女作,由張一白監製,袁媛、何昕明、潘彧、安巍和劉若英編劇,井柏然、周冬雨和田壯壯主演。該片於2018年4月28日公映,獲得了市場和電影行業的雙重認可,也在第32屆中國電影金雞獎等多個電影獎項上獲得提名。

電影公映之後,片方卻遭遇到了網路「碰瓷」:網名為「出品人布衣翁」的用戶數度在微博上發佈消息,稱武漢光亞2015年開發了電影專案《後來》,並聯絡經紀人擬邀請劉若英擔任該片導演遭到拒絕,之後劉若英卻和經紀人剽竊了該片劇本並拍攝了《後來的我們》。

《後來的我們》片方第一時間澄清,該片根據劉若英2010年創作的小說《過年,回家》改編而成,且該小說早已發表于劉若英的散文集《我的不完美》之中。

但「出品人布衣翁」不僅持續在微博上發佈不實資訊,隨後武漢光亞還將劉若英和《後來的我們》的片方訴至法院,訴由主要包括兩個方面:《後來的我們》抄襲和片方不正當競爭。

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於日前判決,原告所述控告均不成立,駁回原告所有訴訟請求,並要求原告負擔此案全部訴訟費用計391,800元,隨後湖北省高級法院終審裁定也維持原判。一句話,《後來的我們》片方勝訴。

證據牽強附會、破綻百出, 「抄襲」訴訟被駁回

從法院的判決書中可以看到,「碰瓷」方堅稱《後來的我們》在故事主線、主要故事內容、人物設置、人物關係、情節事件、情節發展串聯等方面與自己擁有版權的電影劇本《後來·懂得如何去愛》有相似之處,但法院認定實際兩者之間存在實質區別。原告策劃方案明確定位「青春校園電影」,而《後來的我們》為都市情感題材,兩者更是存在較大差異。

值得一提的是,「碰瓷」方給到經紀人的策劃書和作為證據提交法院的策劃書並非同一版本,原告提交給法院的策劃書中,特意隱去了青春校園題材選題、主創團隊備用人選兩頁內容,後被法院查明。

原告另一所謂的證據——與編劇的《劇本委託創作合同》,經法庭調查也認定該合同中編劇簽名為他人代簽,且簽署時間也可能並非原告所稱的2015年,而是晚於2018年4月8日以後(武漢光亞方聲稱於2015年簽署的這份編劇合同卻標明的是2018年4月後該公司才登記的辦公位址,同時付款條件為行業內絕無僅有的「電影公映後支付」),武漢光亞這一主張也與此前所稱的創作時間更早的觀點存在重大差別。

同時,「碰瓷」方列舉出的所謂多處涉嫌侵權的「證據」,其中包括 「試聽電子產品出現故障」、「女主角和兩個男性存在情感糾葛」等情節,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告所主張的被改編和攝製的內容,均非著作權法保護範圍。不僅如此,原告的多處比對意見,實際上已偏離了電影《後來的我們》的實際內容,有牽強附會之嫌。因此「碰瓷」方關於被告侵犯其著作權的主張,法院不予支持。

判決書除了陳述事實、給出清晰理由外,也特別指出,「若依原告之觀點,任選兩部文學作品,均有可能得出抄襲剽竊之結論,文學藝術創作必將無法進行,有違著作權法的立法本意」。

不正當競爭主張亦被駁回

「碰瓷」方的另一個訴訟主張涉及不正當競爭,同樣被法院駁回。「碰瓷」方為什麼提出這一項主張?原因僅僅是他們宣稱曾經將《後來·懂得如何去愛》的策劃案遞交給劉若英經紀人,並且建議使用井柏然和周冬雨出演。但法院審理後查明,「碰瓷」方只是將井柏然和周冬雨與其他多名演員都列為備選主演,並未與井柏然和周冬雨兩位演員有過任何溝通與接觸。

同時武漢光亞策劃案中還建議了一些其他的導演、演員、編劇、監製等,但並未征得他人同意與其合作。

法院判決中也特別指出:「按照原告的主張和邏輯,實際上相當於要求影視行業中,只要收到過策劃方案,無論是否採納,無論實際劇情是否相關,均不得再行拍攝相同或類似題材影片,不得使用相同或類似演員、導演、製片,若確定該種行業規則,恐怕以後行業內會拒絕一切策劃方案或邀請,演員、導演等從業人員也將極大減少商業機會。若如此,反而會妨礙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健康發展,擾亂市場競爭秩序。」

「若允陶q過策劃方案、特別是還未正式實施的策劃方案就可產生壟斷地位,任何人通過在家中製作並發送抽象的策劃方案,即可對特定演員形成實質意義上的封殺,而演員所在公司,也將無權安排演員參與類似主題影片拍攝,自然荒謬無比。」

 

這幾段判決陳述或也將為影視行業的著作權糾紛指明方向,杜絕「碰瓷」事件再度發生。

 

《後來的我們》片方或將另行起訴 網友叫好

《後來的我們》片方也表示,武漢光亞方多次以不實消息詆毀該片的原創性,對影片主創的名譽已造成嚴重影響。因此,片方將另行起訴「碰瓷」方,追究侵犯名譽權行為的法律責任。

《後來的我們》官方微博發佈了判決結果之後,網友們也紛紛留言,其中不乏一些電影、法律專業的人士。有網友稱,為《後來的我們》片方的維權行為叫好,「很多劇組或是電影人遇到‘碰瓷’,大部分就選擇忍氣吞聲,但這只會增加那些‘碰瓷’的人的囂張氣焰。支持片方維權,就是要讓‘碰瓷’的人知道,‘碰瓷’也是要負責任的」。

也有網友表示,這個判決結果說明,法律對於原創的支持和保護力度愈發加強。一部電影的誕生,往往是由釵h人經過一次次思考、討論、爭執,而且要經過釵h的波折才能完成。但是「碰瓷」者僅僅是看重了某一部電影的名氣就不惜以詆毀的方式蹭熱度,這種行為,不僅應該受到道德的譴責,還應該得到法律的制裁。

這次湖北省武漢市中院為文藝作品原創的支援和保護開了一個好頭,希望《後來的我們》片方的維權能有一個好結果,讓電影人的心血不再白費、讓觀眾的關注點重回到電影本身上來。

 

Sitetag